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连绵起伏 > >正文

【荣毅仁的四个女婿】荣毅仁与“荣盛小集团”的平反

时间:2019-03-17 来源:百读不厌网
 

作文「荣毅仁与“荣盛小集团”的平反」共有 14488 个字,其中有 12416 个汉字,0 个英文,416 个数字,1656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荣毅仁,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风云中,在同时代的民族工商业者中,是位有声有色、出类拔萃的人物。他从对共产党一无认识甚至抱有疑虑情绪的少东家,转变成“红色资本家”、上海市副市长、纺织工业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直到国家副主席。他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
改革开放以后,我有幸以《人民日报》记者的身份,经常到中信公司采访,与他有长达20年的接触。他一生为人低调,不愿别人写他。一些同行采访他时都不免有点发怵。但对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派来的记者,他还是给以适当照顾的。
新中国成立以后,荣毅仁始终跟着共产党走。改革开放以来,他对中国改革、发展的贡献,很多人都已知晓。但是,他在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的一段遭遇,以及平反的情况,鲜为人知。他自己也从不谈起,深深埋藏在心底。

“小开派”挨整

1957年9月26日,中国民主建国会上海市委员会和上海市工商业联合会在文化广场举行誓师大会,1.3万多名工商界代表参加,宣布上海市20万工商业者全面整风反右运动开始。
上海工商界的反右,在当年六七月份就已经开始了。
荣毅仁、盛康年、经叔平、严谔声等人比较合得来,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荣毅仁和盛康年都是“小开派”(在旧上海和江南一带,对老板的儿子往往戏称为“小开”。也有随着语气的不同,作为贬义词来使用。在某些场合,也有与出身无关,用来谑称有头脑、有见地的年轻人――笔者注)。荣毅仁出身于江苏无锡的一个著名工商业家族,大学毕业后就开始辅佐父亲经营面粉、纺织和金融等庞大的家族企业。上海解放前夕,荣氏家族已迁往海外,他毅然作出留在上海的决定,逐渐成为荣氏家族企业的代表。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任民建中央常委、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率先把全部企业拿出来和国家合营。1957年,当选为上海市副市长,并任上海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盛康年,早年即要求进步,靠拢党,为中国革命做了不少工作。上海解放后受副市长潘汉年之托,一直联系工商界,并和荣毅仁一样,在市工商联和民建中担任领导职务,同时还担任过上海市政协副秘书长。经叔平,曾任民建上海市委秘书长和上海市政协、市工商联副秘书长,和荣毅仁是大学前后同学,上海解放时是华明烟草公司老板和后来的华成卷烟公司总经理。严谔声,担任过民建上海市委副秘书长,1950年曾是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上海7个特邀列席人士之一,上海《新闻日报》副刊编辑,1955年后任上海工商局副局长。他们几个人经常在一起吃吃饭,碰碰头,聊聊天。在由“七一学习会”而形成的“星二聚餐会”上,他们是比较活跃的,经常在一起沟通情况,交换意见。当时有些人即认为他们搞小圈圈,盛康年为此曾受过批判。“三反”、“五反”运动后,“七一学习会”和“星二聚餐会”均停止了活动。
整风反右运动前夕,荣毅仁、盛康年、经叔平等经常聚在一起,议论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等。到大鸣大放时,他们提的意见比较尖锐,也有偏激之处。一些原来就认为他们搞小圈圈的人,说他们密谋策划,拉帮结派,在工商联和民建中排挤左派、打击积极分子;批判他们同情支持章乃器;说荣毅仁借“四明堂事件”放了火云云,跟当时全国其他地方一样,批判的火力很猛,“帽子”满天飞。当时已调全国工商联任副秘书长的经叔平,也被从北京叫回上海接受批判。一时间,大字报铺天盖地,形势相当严峻。
“四明堂事件”,是指上海延安路四明堂药局公方代表刀伤私方经理的事。这个私方经理(老板)平时对伙计态度不好,与公方代表(原为学徒)矛盾尖锐。一天,双方发生争吵,学徒一时来了火,用水果刀划伤了老板的手臂。事件发生后,副区长等人去调查处理,指出用水果刀伤人是不对的癫痫病治疗偏方都有哪些呢,但学徒鲁莽之举也希望私方能谅解,双方协商解决。一向刚正不阿、法治观念较强的荣毅仁得知此事后,没考虑个人得失,认为处理不公,资方骂人不对,但持刀伤人牵涉到法纪问题,他就在市里的一次会议上作了“要发扬民主必须维护法纪”的发言。这样事情就闹大了。
有些人抓住这件事不放,说他煽风点火,并连同章乃器等问题一起向荣毅仁、盛康年等开火,说他们是“荣盛小集团”。
在这之前,荣毅仁等在北京参加全国工商联和民建中央常委会联席会议时,曾在会上作了检讨。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在北京南河沿全国政协俱乐部专门找了荣毅仁、盛丕华、向德(湖南省工商联主任委员),请他们吃饭。席间,李维汉说:“毛主席说了,你们三人不打右派,但要回去好好检查。”
当时中央统战部负责人在约各民主党派中央几位同志谈话中也指出,上海资本家没有在政治上有计划地向我们进攻,因此,我们对他们总的方针也不是政治上对他们来个反击。
忧心忡冲的荣毅仁,原来曾想过:“这次我们一些代表人物大概要完蛋了。”听了李维汉传达了毛泽东的话,无异像在惊涛骇浪中眼看要遭灭顶之灾时,遇见了前来搭救的航船,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激,一直笼罩在心头的愁云惨雾,终于散开了。在危急关头,继“三反”、“五反”运动之后,毛泽东又一次出面保护了荣毅仁。
荣毅仁回到上海,当时的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先与他见面,鼓励他好好检查;后来市委书记处书记陈丕显、副市长曹荻秋都和他谈了话,并指定民建上海市委会副主任孙更舵、市工商联副主任杜大公(都是党员负责干部,孙更舵还是市工商联、民建抓整风反右的领导人)具体帮助他。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也派民建中央秘书长、全国工商联整风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孙晓村到上海“救火”,帮助荣毅仁过关。
孙更舵不无幽默地说:“我是奉命陪公子读书。一陪荣公子,二陪盛公子。盛丕华(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来我家探望时托我,要我好好帮助他的儿子盛康年。”
孙更舵个子不高,作风稳健,对人诚恳,在新四军一师时曾与陈丕显在一起工作。有人戏称孙更舵最初是荣毅仁的“财神爷”(因上海解放初期他是主管贷款的人民银行副行长),后来是荣毅仁的“救命爷”。
在上海市工商联和民建召开的大小会议上,对盛康年等的批判相当厉害。盛康年因附和李康年的定息20年不变(定息5厘,20年即意味着全部收回资本)等言论,挨斗比较厉害。对荣毅仁倒没有多少直接批斗,而是由几个人在他家与他谈话,有时让他到市工商联、民建的正副主任、正副秘书长联席会上作自我检查,大家提意见。
盛康年有点吃不住劲,就去找柯庆施诉苦。一次,会场正在批斗时,柯庆施来了电话,把杜大公、蔡北华(上海统战部副部长)、孙更舵叫去训了一顿。柯庆施在讲话中向他们交代了反右中对荣毅仁、盛康年的政策,说:“这件事,你们三人要负责!由孙更舵牵头。”
当时上海市工商联和民建内部的情况比较复杂,有些人以“左派”自居,对荣毅仁过去在学习理论时曾说过的:如果以后够条件,自己很希望能入党。抓住他这句话不放,说他不自量力,异想天开,居然想当恩格斯云云(恩格斯的父亲是纺织厂厂主。1837年恩格斯中学还没毕业,就被父亲逼着去经商,当过纱厂老板――笔者注)。有人嫌荣毅仁个性强,“小开”脾气大,不大买别人的账,本来就看不惯,这回正好逮个正着。不过,当时也不乏正直之士,为荣毅仁说了公道话。如说:“天地良心,要说荣毅仁是右派,把他和×××、×××等同地看,说他是反社会主义的,那真是天大的冤枉。”
在批判所谓“荣盛小集团”吃紧的时候,孙更舵总是想办法和缓一下会场的气氛。一次,批斗方酣,孙更舵感到气氛有点紧张,无奈之际,他就拿出刘少奇的《论党》念给大家听,指出不能无情打击,残酷斗争。上海永安纱厂老板郭棣活听了说:“原来《论党》上早就这样讲了,批判是不能不讲团结,不能再这样斗了。”

  癫痫病权威治疗n>新中国成立以后,荣毅仁始终跟着共产党走。改革开放以来,他对中国改革、发展的贡献,很多人都已知晓。但是,他在1957年反右派运动中的一段遭遇以及平反的情况,却鲜为人知。本文作者计泓赓曾以《人民日报》记者的身份经常到中信公司采访,与荣毅仁有着长达20年的接触,其发表在《百年 潮》上的这篇文章披露了这段特殊历史事件的前前后后。“小开派”经常在一起沟通情况,交换意见,有些人即认为他们搞小圈圈上海工商界的反右,在1957年六七月就开始了。荣毅仁、盛康年、经叔平、严谔声等人比较合得来,经常在一起吃饭聊天。荣毅仁和盛康年都是“小开派”(在旧上海和江南一带,对老板的儿子往往戏称为“小开”)。上海解放前夕,荣氏家族已迁往海外,荣毅仁毅然作出留在上海的决定,逐渐成为荣氏家族企业的代表。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任民建中央常委、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在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率先把全部企业拿出来和国家合营。1957年,当选为上海市副市长,并任上海市工商联副主任委员。盛康年,早年即要求进步,靠拢党,为中国革命做了不少工作。上海解放后受副市长潘汉年之托,一直联系工商界,在市工商联和民建中担任领导职务,同时还担任过上海市政协副秘书长。经叔平,曾任民建上海市委秘书长和上海市政协、市工商联副秘书长,和荣毅仁是大学前后同学,上海解放时是华明烟草公司老板和后来的华成卷烟公司总经理。严谔声,担任过民建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上海《新闻日报》副刊编辑,1955年后任上海市工商局副局长。他们几个人经常在一起吃吃饭,碰碰头,聊聊天。在由“七一学习会”而形成的“星二聚餐会”上,他们是比较活跃的,经常在一起沟通情况,交换意见。当时有些人即认为他们搞小圈圈,盛康年为此曾受过批判。整风反右运动前夕,荣毅仁、盛康年、经叔平等经常聚在一起,议论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等。到大鸣大放时,他们提的意见比较尖锐,也有偏激之处。一些原来就认为他们搞小圈圈的人,说他们密谋策划,拉帮结派,在工商联和民建中排挤左派、打击积极分子;说荣毅仁借“四明堂事件”放了火云云。

  “四明堂事件”荣毅仁认为处理不公,资方骂人不对,但持刀伤人牵涉到法纪问题“四明堂事件”,是指上海延安路四明堂药局公方代表刀伤私方经理的事。这个私方经理(老板)平时对伙计态度不好,与公方代表(原为学徒)矛盾尖锐。一天,双方发生争吵,学徒一时来了火,用水果刀划伤了老板的手臂。事件发生后,副区长等人去调查处理,指出用水果刀伤人是不对的,但学徒鲁莽之举也希望私方能谅解,双方协商解决。一向刚正不阿、法治观念较强的荣毅仁得知此事后,没考虑个人得失,认为处理不公,资方骂人不对,但持刀伤人牵涉到法纪问题,他就在市里的一次会议上作了“要发扬民主必须维护法纪”的发言。这样事情就闹大了。有些人抓住这件事不放,说他煽风点火,说他们是“荣盛小集团”。在这之前,荣毅仁等在北京参加全国工商联和民建联席会议时,曾在会上作了检讨。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专门找了荣毅仁、盛丕华、向德(湖南省工商联主任委员),请他们吃饭。席间,李维汉说:“毛主席说了,你们三人不打右派,但要回去好好检查。”忧心忡忡的荣毅仁原来曾想:“这次我们一些代表人物大概要完蛋了。”听了李维汉的传达,无异像在惊涛骇浪中眼看要遭灭顶之灾时,遇见了前来搭救的航船,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感激,一直笼罩在心头的愁云惨雾,终于散开了。在危急关头,继“三反”、“五反”运动之后,毛泽东又一次出面保护了荣毅仁。荣毅仁回到上海,当时的上海市委第一书记柯庆施与他见了面,并指定民建上海市委副主任孙更舵、市工商联副主任杜大公具体帮助他。孙更舵不无幽默地说:“我是奉命陪公子读书。一陪荣公子,二陪盛公子。盛丕华(时任上海市副市长)来我家探望时托我,要我好好帮助他的儿子盛康年。”在上海市工商联和民建召开的大小会议上,对盛康年等的批判相当厉害。盛康年因附和定息20年不变(定息5厘,20年即意味着全部收回资本)等言论,挨斗比较厉害。对荣毅仁倒没有多少直接批斗,而是由几个人在他家与他谈话,有时让他到市工商联、民建联席会上作自我检查,大家提意见。在整风反右运动中,荣毅仁和盛康年等没少作检查。盛康年曾先后写了11次书面交代,严谔声也写了9次材料。在反右运动中总算过了关,但“荣盛小集团”的黑锅一直背着1957年8月1日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啊下午4点到8点,上海市工商联和民建有关人士陈铭珊、祝公健、刘念义等在荣家与荣毅仁谈话时,荣毅仁谈了自己的心情。他说:不谈大道理,谈小道理,我跟党是相依为命的。在孙更舵、杜大公等受命力保下,荣毅仁、盛康年等在反右运动中总算过了关,但“荣盛小集团”的黑锅一直背着。反右运动以后,盛康年思想包袱更重,一直想不开,以致成天闷闷不乐,酗酒,本来胃就有病,于1965年10月因食道癌去世,年仅51岁。20世纪50年代反右运动以后,荣毅仁一直背着“荣盛小集团”这个黑锅。而且在“文化大革命”中,老账新账一起算,荣毅仁家一度被红卫兵闯入,成了批斗场。荣毅仁右手食指被打断,左眼也因延误治疗而致盲。荣毅仁夫人杨鉴清被打得死去活来,长年卧床不起。即便如此,荣毅仁还让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转报毛泽东和周恩来:“我跟党是跟定了的!”赤子之心,令人感动!乌云翻滚、妖魔当道的日子终于过去了。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1979年1月,邀请荣毅仁等5位中国工商界著名人士座谈。邓小平提出,要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必须对外开放,引进国外的资金和技术。他希望荣毅仁减少一些其他工作,集中力量从事祖国经济建设,闯出一条新路子。2月,荣毅仁向中央提交了《建议设立国际投资信托公司的一些初步意见》,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赞同。1979年10月,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在北京正式成立。这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的一个窗口。荣毅仁亲自担任中信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其主要成员不少都是荣毅仁请来的、熟悉市场经济的原上海工商界的老朋友,其中包括1957年反右运动时所谓“荣盛小集团”的人士。当时,信托投资被不少人视为带有资本主义色彩的东西。有些人说:“看来荣毅仁的苦头还没有吃够哩!”荣毅仁明白,这是双关语。他坦然说:“冤假错案已不止我们这些人,不都在平反吗?小集团事我们可以申诉。现在是我们为改革开放出力的时候,有小平同志和党中央的支持,我看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中信公司的创建和发展,是荣毅仁晚年的一大杰作,是他的重大贡献。虽然当时他仍背着“荣盛小集团”的历史包袱,但由于他的豁达大度和对党的深厚感情,他不计个人恩怨,忍辱负重,克服困难,大胆创新,该干什么干什么,使中信公司获得了大发展。直到1983年以后,他才正式提出解决“荣盛小集团”的问题。胡耀邦获知后,当即作了指示:中央统战部要彻底予以平反1983年、1984年间,荣毅仁曾两次与时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的李定谈话,谈了20世纪50年代“荣盛小集团”的问题。荣毅仁说:“虽然当时中央把我们保了下来,但‘文革’中民建、工商联两会中央学习组又有人重以此事来整人。经叔平为此没少挨斗。当时,两会机关有的领导同志又带头在会上点我的名,带头出我的大字报。”“事情虽然已过去多年,我们都已出来工作,事实上可说已为我们作了平反,但这些同志从没向我说过一句道歉的话。至今我们在与一些老朋友聚会、聊天、吃饭时,不能没有一点顾虑。”李定把这事向中央统战部部长杨静仁作了汇报。

  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获知后,当即作了指示:对此,中央统战部要彻底予以平反,荣毅仁还不是右派,为什么至今还不平反?1984年8月4日,中央统战部给负责中央书记处日常工作的习仲勋并中央书记处打报告,指出所谓“荣盛小集团”问题应予平反,由上海市委统战部对此作出正式结论,征得荣毅仁同意后,正式发给涉及此事的人员和单位,以消除荣毅仁等人的思想疙瘩。8月9日,习仲勋批示:“同意中央统战部的意见。荣毅仁同志还是顾全大局的,请静仁、李定同志做好团结工作,把历史上一些错事了结一下。”上海市委统战部在接到中央统战部复查指示后,立即着手进行这项工作。查阅了1957、1958年市委对私改造办公室、市委统战部和市工商联党组在整风反右期间的文书档案,并听取了有关同志的介绍。1984年12月27日,上海市委统战部给市委写了复查报告:对所谓小集团性质问题,当时市委对私改造办公室在情况报告中错误认为:几年来上海工商界的领导权,实际上是为荣、盛为首的小集团所把持。这个集团虽然还不是根本上反共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右派集团,但是近年来每每在重大问题上与我进行斗争……他们对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问题上,是抽象拥护,具体反对,是口服心不服。因此认为:在上海工商界彻底解决荣毅仁的问题和瓦解荣盛集团,成为在工商界中开展包专业治疗老年羊癫疯括反右派斗争在内的全面整风运动的重要关键。复查报告认为:1957年整风反右期间,对荣毅仁等同志以所谓“荣盛小集团”进行揭发批判是错误的,是反右扩大化反映。这种“左”的错误,严重地损害了党和工商界上层人士的关系,破坏了他们之间的团结,挫伤了这些同志的积极性,其错误影响至今尚未肃清。为了解除荣毅仁等同志的思想疙瘩,消除他们的顾虑,更好地调动他们为统一祖国和四化建设服务的积极性,对……“荣盛小集团”的问题应作彻底否定的结论。据此,上海市委统战部作出《关于“荣盛小集团”的问题的复查结论》:所谓“荣盛小集团”并不存在,这是反右扩大化的反映。为了彻底纠正“左”的错误,对1957年上海市民建、工商联“两会”常委会上批判的所谓“荣盛小集团”问题,予以彻底否定,有关材料予以销毁,并在相应的范围内肃清影响。1985年8月,中央统战部派五局副处长王德宽就上海市委统战部关于对“荣盛小集团”复查情况和意见的报告以及复查结论,征求荣毅仁的意见。荣毅仁说:“我同意这个报告和结论。1957年反右斗争前夕,我和盛康年、经叔平几位同志,不过是常在一起谈论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问题,不存在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问题,也不存在处处同党斗争的问题。这件事对工商界的影响是不好的。当时就有人说,工商界朋友要少来往,不要讨论国家大事,更不要公开发表什么意见。这种消极影响,多年都在。‘文化大革命’一来,又搬出这个问题被整。经叔平就是因为这个问题差点出了乱子。粉碎‘四人帮’后,这种消极影响仍然存在。1979年我在组建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时,就有工商界朋友告诫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出头搞这件事?为什么不吸取1957年的教训?其实,我个人没有什么问题,中央了解我,信任我,搞不搞平反结论没啥,但消除影响事大。上海市委关于彻底否定小集团、肃清影响的意见是正确的。我赞成在北京和上海的工商界朋友中,把这个问题公开讲清楚,以形成大家敢于讲话、敢于做事情的气氛,集中精力为‘四化’的建设出力。我要感谢统战部为这件事做了许多工作。”否定“荣盛小集团”问题的座谈会上”荣毅仁说:“我想,党内对这个问题也会有个认识的过程。”1985年9月18日下午,中央统战部在北京饭店中楼宴会厅举行彻底否定“荣盛小集团”问题的座谈会。座谈会由中央统战部部长杨静仁主持。中央统战部秘书长陈欣宣读了上海市委统战部《关于“荣盛小集团”的问题的复查结论》,副部长李定讲了话。他说:“1957年反右斗争期间,对荣毅仁、盛康年、经叔平、严谔声等同志以所谓‘荣盛小集团’进行错误的揭发批判,是‘左’的错误,是反右派斗争严重扩大化的反映。中央统战部在很大程度是要承担造成这一错误的责任。在此,我们向荣毅仁、经叔平等同志表示赔礼道歉。”荣毅仁在座谈会上发了言。他说:“参加今天的会心情非常激动。上海市委统战部平反这个错案,是个英明的决定,体现了党的实事求是精神,我对党非常感激,十分感谢。实事求是,有错必纠,我相信国家一定会走向繁荣。李定同志讲赔礼道歉,我不敢当。(杨静仁插话:应该赔礼道歉,他是代表中央统战部的,我们抓得晚了一点。)我想,党内对这个问题也会有个认识的过程。彻底平反对我是莫大的安慰。30多年来,我对党没有离心离德,对党加深认识后,一直没有走过回头路。尽管经过这样那样的运动,遇到这样那样的情况,我还是深信党的领导。对我来说,党是信任的,但是‘小集团’问题在工商界仍有影响。1979年我找工商界朋友组建信托投资公司时,就有同志讲,还是少搞些,搞不好将来再来个什么集团的,吃不消。所以,我提出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相信,通过澄清这个问题,对工商界、对国家、对党,对社会主义更有帮助。”经叔平在座谈会上也发了言。他说:“1957年以前,我们看到想到的问题,有对的,也有错的,总觉得谈出来有好处。1957年那么一搞,也算过来了,但到‘文化大革命’又翻出来了,自己总是在运动中处于被动地位。现在作出平反结论,我感激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住在上海的盛康年夫人周素琼说,平反了小集团这件事,可以告慰康年在天之灵了。1985年7月1日,荣毅仁实现了从20世纪50年代就有的夙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成为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


荣毅仁与“荣盛小集团”的平反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